禅定研究 > 文章列表
西藏密宗的秘密-----关于密宗的真相(二) (浏览次数:896)
发表于2015-6-24

西藏密宗的秘密(四):从Kailash的说法谈起

Kailash (Kangdese, Kangrinpoche,岗仁波齐山峰)的网络贴子里谈了些佛教发展史,本来我不打算系统地谈历史,但完全绕过去也不可能,因为喇嘛教的本质自然是和它的历史发展相关联。正好Kailash的贴子谈了一些相关的问题,我就在她的说法上讲一下我的观点。所谓的“金刚乘”不是我的发明,汉语书籍中也有这样的称呼,喇嘛教更是这样称呼自己。上一篇里我提到的三个称呼(Vajrayana、 Tantrayana or Mantrayana)中,Vajra是金刚的意思,Tantra可以翻译为“密”,Mantra是“语言”、“咒语”的意思。至于金刚乘是产生于四世纪,还是如Kailash所说的七世纪,这样的枝节问题应不是我们要讨论的重点。我们知道,佛教最初产生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抛弃当时印度教中所充斥的神鬼崇拜。那么这些无数的神鬼恶魔,为什么会再次进入佛教,而成为金刚乘的主体呢?据说在当时大乘佛教的两个哲学支派产生了这样的观念:Madhyamika派将“空”(Shunyata)这个概念极端化,认为既然一切都是空,那么这些神鬼也都是空的幻觉,于是修行者便可以使用这些神鬼恶魔,如同使用工具一样,用过后可以再扔掉。Yogachara派认为世上所有的一切(包括神灵)都是精神上的感觉,那么修行者就可以通过他的思维和意志来影响和控制宇宙。既然宇宙中的一切都只存在于思维之中,那么任何物质与现象都可以通过意志使其产生,毁灭或转化。神鬼自然也在其列。
我们再来看看喇嘛教是怎样征服西藏的。虽然佛教早已传入西藏,但真正将金刚乘带入西藏的应是莲花生(Padmasambhava),他来自印度有名的巫术之乡Uddiyana,公元780年受藏王Trisong Detsen(赤松德赞)之邀入藏。传说他与藏王相见时,藏王要求他鞠躬,而他从指中射出闪电,反而使藏王跪倒。他所带来的喇嘛教,是一种疯狂外露的原始状态,是“乱”的象征。在摧毁了当时西藏统一的王权以后,此种状况下的喇嘛教并不能建立一个喇嘛强权,西藏的状况反而更加混乱,于是就有了所谓的阿底峡(Atisha)改革。阿底峡来自孟加拉国地区,公元1032年受古格王邀请入藏,1050年阿底峡招集宗教会议,制订戒律,使当时泛滥成灾的喇嘛疯狂修行(杀人、抢劫、乱交、黑巫术等等)有所控制,他还试图建立一个宗教组织(Kadampa),以严明纪律,并使喇嘛教组织化。但阿底峡的改革并不完全成功,一个喇嘛强权仍建立不了。在这个意义上,宗喀巴可以说是阿底峡的继续者。宗喀巴的改革,对喇嘛教的教义并无大变动,它的意义是政治上和组织上的。宗喀巴本人的十六部着作,都是些对古经文的注释【例如:「密宗道次地广论」等等】。黄教本身也不以“创造性”为长处,而习惯于死记硬背。宗喀巴建立了一个等级森严的金字塔形宗教组织,并制订了严格的纪律。那些秘密的修行法只能由这个组织的高层使用,广大的中下层喇嘛必须遵守纪律。这个组织就像军队一样(实际上喇嘛的确常常参与武装战斗),一层管一层,将权力凝聚在最高层手中。有了这样一个严密的组织,就具备了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喇嘛强权之条件。然而要再过二百多年,到五世达赖之时,喇嘛教的这个愿望才第一次得以实现。这个愿望(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喇嘛强权)不是某一个人的个人想法,而是来自喇嘛教的基本教义,是“神”的意旨。
回顾喇嘛教的发展史,我们看到其中“乱”与“治”的相辅相成;“乱”是达到“治”的手段,而喇嘛教本身(“治”)则又包含着“乱”的根源,“乱”与“治”将轮回反复。而喇嘛教的统治术就必须对这些“乱”与“治”的因素加以平衡利用。明白了这些道理之后,我们就来探索一下喇嘛教现在的情况。我们知道,五十年代的西藏,喇嘛教虽然受到压力,但并没有到过不下去的地步。那么达赖的自行出走,将西藏推入大乱的地步,他的目的何在?依上面所谈的喇嘛教,他们当然以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喇嘛强权为最终目的。这个强权不受地区限制,所以这个最终的强权,必将是宇宙的强权(Chakravartin)!因此有如下的推断:达赖将西藏推入混乱之中,实际上是将西藏作为献给“神”的牺牲,最终目的(还会有什么呢?!) 是要去建立一个全球性的喇嘛教强权!!在现代人眼里,这个举动实在是有点不可思议,但请大家记住,喇嘛教是一个古老时代的产物,它的逻辑是不需要现代人认可的。我们现在回头看当年法西斯主义的逻辑是多么的荒诞,但当你身在其中时,才能体会到这种神秘主义的教义僵尸复活后的巨大灾难。
同法西斯主义一样,喇嘛教产生于人类思想启蒙运动以前,这两者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我有空将另写一篇。我们明白了喇嘛教的这个内在目的之后,再来看达赖的全球性活动,他在世界上几乎每个地区都招集信徒,积极发展势力,真的只是为了重新夺回西藏?如果按照我的推论去理解达赖的行动,就很好解释了:所谓“西藏自由”、和中国斗争都只是手段而非目的;在这个烟雾弹之下,达赖正在全世界扩充势力,为他最终的目的做准备。那么他和中国政府虚与委蛇的谈判就很好理解了。从政治上来看,达赖暂时放弃了西藏,却打开了西方的大门,这的确是一个高招;否则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取得今天喇嘛教在世界上巨大的发展。当笑眯眯的达赖喇嘛说:“我,一个来自喜马拉雅山的普通僧侣…。”我们应该怎样理解这话的意义呢?记得我上次所提到的“翻转法则”?最美丽的来自最丑恶的、最淫荡的变为最纯洁的、那两手空空四处乞讨的“普通僧侣”在一瞬间转化为拥有辉煌世界无上权力的最高统治者!还有比这更完美的幻象吗?
现在再谈谈喇嘛教在汉地的情况。汉地根深蒂固的王权思想,始终是阻挡宗教发展的力量。佛教在中国历史上并非没有尝试夺取政权,最显着的一次就是武则天的夺权,最终失败于强大的中国王权势力面前。但从总体上看,大乘佛教无论从教义、组织上都没有统治的能力。而喇嘛教未能在中土形成势力,并非是由于大乘佛教的先到,而是因为:1.强大王权的阻碍;2.早期喇嘛教的不成熟。喇嘛教在西藏也是通过暴力推翻王权(刺杀朗达尔玛Langdarma)以后才能发展,在喇嘛教多次进入中土的尝试中,它都不得不在王权面前退让,达赖甚至必须把佛教最高统治者的称号(Chakravartin)让给清帝。这些历史上的挫折并不代表今天仍然无望,实际上喇嘛教进据中土的工作早已大规模地展开了。中国今天的信仰危机给各种各样的“宗教”带来了肥沃的土壤,“**功”这样的无名之辈尚且能发展到这个地步,更何况披着正式宗教外衣“神圣”“纯洁”的喇嘛教?(不知道旅游论坛里谁肯承认自己是喇嘛教信徒,我看肯定有)还记得“五明佛学院”吗?那里的门坎大概已经被踏破了。
事实上,喇嘛教对今天的汉人肯定是很有吸引力的,它既躲在佛教(大乘佛教)良好的声誉伞下,又有干枯的大乘佛教所没有的那些“神秘”玩意儿。说句不好听的话,修练者是既可立牌坊,又可当婊子,何乐而不为?更何况喇嘛教现在都由洋人来中国宣传,这份洋气,在某些人眼中平添了许多优越感。
在达赖的全盘计划中,台湾是进入中土的跳板。据海外流亡藏人自称,现在台湾已有五十万喇嘛教信徒,一百多个寺庙。每个月有上百个喇嘛来台湾,为“世界上其它地方的喇嘛寺募捐”。台湾现在已经有四个转世的喇嘛(1987、1990、1991、1995),据喇嘛Lobsang Jungney称:“台湾可以有四十个转世喇嘛。”(参阅Tibetan Review, May 1995) 在台湾省高雄市的集会上达赖面对着五万徒众,到处飘扬着流亡藏人的“国旗”,随后由台湾政府资助建立了达赖喇嘛的“联络处”,这个“联络处”被流亡藏人称作“大使馆”。后来还有臭名招着的“佛牙”事件。
达赖本人曾多次提到过:“喇嘛教的信仰将给汉人社会带来幸福与和平”(如1995在波士敦与中国学生的对话)。达赖提出要去五台山朝圣,五台山是供俸文殊菩萨(Manjushri)的地方;喇嘛教认为中国皇帝是文殊菩萨的化身,那么按照喇嘛教教义,这个地方就是汉文化能量的源泉(La);达赖可以用某种仪式(法术)使此一能量源泉为他所控制。达赖的确计划在五台山做《时轮经》(Kalachakra Tantra)的沙盘坛城仪式( sand mandala)。公元1987年西藏喇嘛Khenpo Jikphun曾在五台山做《时轮经》(Kalachakra Tantra)仪式,表演了“悬浮术”(Levitation)。
关于Kalachakra Tantra,依据Kailash网贴子所说,汉语中已有翻译为《时轮经》,那么为了不产生混淆,我也将这样称呼它。另外我未曾自封“大师”(否则我和那些喇嘛岂不成了一丘之貉?!),请不要如此称呼。

西藏密宗的秘密(五):阴阳理论

了解汉文明的人自然对阴阳理论不陌生,但藏文化中的阴阳理论要走的更远;不仅所有实物可以归类阴阳,精神领域的现象也可以划分阴阳。如欢与悲、仰慕与蔑视、感性与理性都可以划分为阴阳。按照喇嘛教的理论,阴阳两极的结合创造了这世界,那么什么是阴阳两极的结合?最基本的就是男女“性结合”。在Hevajra Tantra经文中我们可以看到诸“佛诸菩萨”是怎样的在性交合中产生。五元素(空间、气、火、水、土)是怎么产生的:接触产生了土、精液产生了水、摩擦产生了火、运动产生了气、欢乐产生了空间。(参阅Farrow and Menon: The concealed essence of the Hevajra Tantra with the commentary Yogaratnamala, Delhi 1992)譬如我们可以读宗喀巴对经文的解释,从这些物质:头发、骨头、胆、肝、体毛、指甲、牙齿、皮肤、肉、神经、屎、垢、脓中转生了神山MERU、大陆、大山以及各种地貌。从泪、血、经血、精液、淋巴和尿中产生了海洋与河流。从头、心、肚脐和下体产生了外在的火焰等等。(参阅Alex Wayman: Yoga of the Guhyasamajatantra, The Arcane lore of forty verses, Delhi 1977)同样,所有的感觉与能力也产生于此种交合。我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总而言之,宇宙的一切都产生于“性交” 之中。那么修行者如果能通过法术控制性交,他就控制了宇宙权力的源泉。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喇嘛教与大乘佛教的天壤之别:大乘佛教对于“性”持一种避之犹不及的态度,因为大乘佛教认为性交产生再生(轮回),而轮回是苦难;修行者的目的就是为了跳出轮回,脱离苦海。所以对于大乘佛教来说,性和性器官都是不祥之物。喇嘛教的态度,可以说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喇嘛教认为性交是一切的源泉、是生命的源泉,将“控制性交”当作成佛的大门【参照:注3.】。从这种思想为发源,性器官就成了崇拜的物件。男性生殖器官的称号就是金刚(或宝石,Vajra),藏语词译为Dorje,并加上了许多其它的意义(如勇士,雷电等等)。女性生殖器官称莲花(Padma)或铃铛(Gantha)。金刚棍(杵)和铃铛是每个喇嘛必备的法器。(还记得那句真言“Om mani padma hum”----六字大明咒:“嗡嘛尼叭咪吽”吗?mani嘛尼(摩尼、珠)指男根之首,padma叭咪(莲花)指女根。)所有的密宗经文都以此句开头:“我听说:从前最高的神逗留在金刚女的莲花里,所有佛祖的身体、语言、知觉都体现于金刚女。”据称这句话包含着密宗的最高真谛。我们略去一些喇嘛教对普通佛教概念的解释(因为讲起来实在篇幅太长)而来看看这阴阳理论中最神秘的一对:智慧(Prajna)与方法(Upaya);智慧为阴,方法为阳。这里的确需要做些解释:为什么这两个概念是阴阳对立的?智慧是独立存在的,智慧是这世界本身。那么方法可以独立存在吗?方法与智慧结合,应是一种怎样的结合?我们知道,按照喇嘛教的教义,阴和阳为对立面,单独的存在都不是完美的,奥妙在于结合,阴与阳的结合产了生世界的真理。事实上智慧和方法的确是喇嘛教阴阳法则概念组中最高级的一对,理解了这一对,就理解了喇嘛教的最高修练宗旨。这里留点给大家玄想的余地。
我们了解了喇嘛教对世界的分析,喇嘛的“密”就是通过修练以取得对宇宙的操纵与控制,那么这个修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喇嘛的“神秘”修练术大概是他们最重要的秘密了,我将在后面的几篇里从多方面讲给大家。


西藏密宗的秘密(六):化神术

我们渐渐接近了喇嘛教的核心之处:“密”的所在。喇嘛们整天、整年地在“修练”什么?这就是密宗之所以“密”、不外传的东西。但经过一百多年来国际藏学界的努力,这些“密”早已不再是只有喇嘛才知道的秘密了,有兴趣的人都可以去找相关的着作阅读。那么为什么一般人对这些秘密毫无了解呢?应该归功于西方喇嘛教圈子宣传战的成功,他们出版了铺天盖地的西藏书籍(都是些歪曲真相的宣传品)。每有一本有关西藏的学术着作出版,就会有一百本宣传品扭曲真相。在此种攻势下,真正有价值的学术着作就被埋没了,到达不了大众手中。再者阅读此类叙述喇嘛教真相的学术着作,通常要求具有相关丰富的知识和相当的理解力,一般人恐怕不容易看懂。因此在这里我将我所了解的这些“秘密”修练法,挑重要的分几讲解说给大家共享。
其中一种修练法就是化神术,就是在意念中将自己变成一个“神”(魔鬼);这个修练分为两步骤:首先修练者在意念中努力达到“空”的状态,他在意念中将自己的肉体、思想、灵魂通通毁灭掉,使自己变为一个“空壳子”,此一阶段的核心就是在冥想中令自己的个性完全消失;然后修练者在意念里塑造那个事先确定的“神”的形象,并使此神(魔鬼)变为活物(Yiddam)。请注意这里,这个神(魔鬼)不是由修练者自己根据艺术发挥创造的,而是每一个细节都必须按照秘密经文中的描述去做。每个神(魔鬼)的躯体、颜色、衣物、动作、表情等等,在经文中都精确地描述到最细微之处;修练者必须在意念中按照经文中的描述精确地将神(魔鬼)塑造出来。当修练者能够完成上述任务后,他可以将意念中的神体如实地显现出来,使神(魔鬼)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但这只是此法术的第一阶段。在第二阶段,修练者必须在意念中将自己与塑造出的神(魔鬼)合为一体。此时,修练者的个人思想与灵魂完全消失了,替代的是在意念中被塑造出的神(魔鬼),修练者的每个细胞都与此神(魔鬼)合为一体,他的动作、表情都由此神(魔鬼)的思想所控制。这时,一个古老经文中的幽灵,突然占有了一个有血有肉的躯体,复活了。
上面提到,这些神(魔鬼)不是可以随意凭空创造的,而是在喇嘛教的经文中写死的。他们的思想、行为、本领、好恶、感情、服装、乃至于每一个细微的表情、每一个手势都被规定的清清楚楚。这些神(魔鬼)的数目和各自的形象自十二世纪以来已不再有什么变化(只有很少几个地位低的神(魔鬼)被添进来,如十七世纪的Dorje Shugden),今天喇嘛教的信徒,无论是在美洲或欧洲,仍然在呼唤着这些千百年前来自印度或西藏的神灵恶魔。
我们再沿着喇嘛教的教义往前走,我们发现:喇嘛教的法师使这些神鬼再现、运作、再将其毁灭。此一本领,并非是一种天生的能力,而是极其复杂的、一层层的修练结果。此一修练,使修练者具有能量转换的法力。但是这一修练并不能完全在意志内部完成。修练者仍需要取得某种原始“物质”,才能进行修练。而修练者提取此种“物质”是出于它自然的储存体----异性。这将是我在下一讲里所要叙述的内容。

西藏密宗的秘密(七):采阴术 (上)

我已经谈到过喇嘛教的阴阳信仰,这里再深一步,讲一讲此信仰对喇嘛教修练的指导作用。我们看到被归为“阴”性的物质:知识、物质、感情、语言、光明…以至于整个宇宙都是阴性的。阴性的能量(Shakti)和智慧(Prajna)是产生现实世界的来源。那么一个喇嘛教的修行者,为了“大澈大悟”地成 “佛”,就必须取得所谓的“阴精”。为了取得此种原始的能量,喇嘛教的修练者必须掌握相应的“方法”(Uppaya)。法术高深的大喇嘛,是个大魔法师,他万能的本领来源是他对阴性能量源泉的操纵。在他身体内部存在着一个吸收、修练而成的阴性,大法师使自己体内同时存在两性,这就是他巨大法力的源泉。严格来讲,大法师成了一个超越了自然的“性”的生灵,他既具有男性又具有女性的能力,而他体内这两性的对立与交合是他施法的关键。他是一个阳阴人,请注意,这两性在他的身上并不是平等存在的,而是有分明的等级:男在上,女在下;男为“方法”(Uppaya),女为“智慧”(Prajna);阳性统治着阴性;这个“两性合一”的教义是每个密宗经文的中心论断。修练者之目的就是要在自己体内实现这阴阳合一的“双性神性”。请注意,这个体内的阴阳合一的双性,不是说修练者的性被中和了,正相反,这两性在他的体内加倍地交合而产生巨大的能量(在某种意义上可以想象成电的两极)。
我们知道,按照密宗的教义,整个宇宙能量的源泉是两性的交合。那么现在修练者本身拥有男女两性之后,他自己就拥有了生育的能力----生育万物的能力。在这里我们来看一个历史上有趣的巧合:传说历史上的佛祖身体上有三十二个象征,比如脚板上有日轮图案等。第十个象征是西方医学上叫做Cryptorchidie的症状,即阳具为一皮肤皱折所盖住,“掩藏在**里,犹如雄马一样”。在大乘佛教里这被解释成佛祖的无性,因为大乘佛教认为性本身就是罪恶,而双性人更是双重的罪恶。但在喇嘛教里自然就变成是“佛祖天生的具有两性一体”,而他的阳性能力并不因此而有缺乏,正相反,“犹如雄马一样”的强壮。
言归正传,上篇曾说到喇嘛教的修练者为了练成此一阴阳合体,需要异性,我们就具体看看他是怎样的“需要”。修练所需的女性分为三种:实女(Karma Mudra),这是有血有肉的真实女性。灵女(Inana Mudra),她是由修练者的意念所塑造出来的。内女(Maha Mudra),修练者自身内部的阴性。
先来看“实女”,修练者应选择什么样的女子?密宗经文里有各种各样的说法,比如“选择一个漂亮的、有大眼睛的、苗条的少女、黑色的皮肤…。”根据喇嘛Geduen Choepel(1895-1951,着有《性术六十四式》)的说法:西康的女孩肉软、卫藏的女孩性技术好、克什米尔的女孩笑的好…等等。(参阅Geduen Choepel: Tibetan Arts of Love,Ithaca 1992)
有的经文要求采用经过Kama Sutra技巧训练的女孩。年轻是另外一个重要条件,我们来看看密宗的“大法王” (Maha Siddha) 对 Saraha做的分类:八岁的叫Kumari、十二岁的叫Salika、十六岁的叫Siddha,已有经血、二十岁的叫Balika、二十五岁的叫Bhadrakapalini(意为“烤焦的肥肉”);(参阅Alex Wayman: The Buddhist Tantras, New York 1973)
喇嘛Geduen Choepel警告和太年幼的“智慧女”行仪式所可能带来的外伤,并教导了一些减轻的方法。他并推荐:在与十二岁的“智慧女”行仪式前给她吃糖果和蜂蜜。密宗的“大法王”(Maha Siddha) Dombipa原是一个国王,他有一天看到一个流浪歌手的女儿,就把她买了下来,她是一个“无罪的处女,没有任何此世界的污染,是极罕见的、极贵重的莲花女(Padmini)”。(参阅Keith Dowman: Die Meister der Mahamudra, Leben,Legenden und Lieder der vierundachtzig Erleuchteten,Muenchen 1991)
仪式后“莲花女”的命运如何,书上没有记载。“八岁处女仪式”(Kumaripuja)是这样的:选出一个女孩,为灌顶仪式准备,不要让她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仪式时,让她裸体在祭坛上,接受信徒崇拜,最后由大法师或一个弟子破她。(参阅Benjamin Walker: Tantrismus. Die Lehren undPraktiken des linkshaendigen Pfades, Basel 1987)
印度教和西藏喇嘛教的密宗修练者都举行八岁处女仪式。有明文记载,萨迦巴的寺庙主持举行过此仪式。由于对数字的迷信,西藏的修练者喜欢十二岁或十六岁的“智慧女”,根据宗喀巴所述:“只有在找不到上述女子的时候,才可以采用二十岁的。” 【参照:注4.】“智能女”的岁数还可以和元素结合起来看:十一岁的代表气、十二岁的代表火、十三岁的代表水、十四岁的代表土、十五岁的代表音、十六岁的代表触觉、十七岁的代表味觉、十八岁的代表形状、二十岁的代表嗅觉。
和二十岁以上的女人不可以再举行此仪式,因为她们反而会倒吸大法师的能量。当然这些年龄级的女人在喇嘛教中也都有名称,比如:21-30岁叫最黑的、最肥的、最贪婪的、最傲慢的、暴虐、电击、咆哮、铁链和怪眼;39-46岁叫狗嘴、吸盘嘴、豺狼爪、虎口、怪鸟脸、猫头鹰脸、秃鹫嘴等等等等。这里就不再一一列举了。
那么喇嘛的这些“智慧女”是从哪里得来的?通常情况下是由弟子献给法师的。实际上在喇嘛教里信徒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为“上师”物色“智慧女”。我们可以在喇嘛教的经文里读到:“信徒应该将他的姐妹、女儿或者妻子献给上师。”(参阅Alex Wayman: The Buddhist Tantras, New York 1973) 、【参阅:注5.】
这个“智慧女”对弟子来说越珍贵,就越应将她献出来。自然喇嘛教中还有很多这方面的咒语法术,比如:Om hri savaha! 修练者将此咒语念上一万遍,一个“智慧女”就会出现在他面前并听命于他。
《时轮经》(Kalachakra Tantra)上介绍的方法通告:含酒精的饮料可以使“智慧女”更利于行仪式。有的经文则建议,如果“智慧女”不顺从,应以武力进行。(参阅Bhattacharyya: History of the Tantric religion, Manohar 1982)
“智能女”需要有什么知识?这个问题说法不一,基本上来说,她应该对密宗有所了解。宗喀巴要求“智慧女”必须发誓,不对外泄密,他警告不要和不称的女人行法:“如果一个女人没有表现出高质量,那么她就是一个低级的“莲花”。不要和她在一起,给她一点贡品,表示一点尊敬,把她打发走,不要和她行法。”(参阅Miranda Shaw: Passionate Enlightenment, Women in Tantric Buddhism, Princeton 1994)在Hevajra Tantra中要求行法前对“智慧女”要有一个月的准备期。
行法之后,“智慧女”对于修练者来说,不再有意义。就如吃完花生米后,将壳丢去。
我们从教义上了解了喇嘛教的性仪式后,再来看看其现实中的运行。既然喇嘛以佛教僧侣的面目出现,他们的这些性仪式当然是秘密中的秘密【参阅:注6.】。我们就来看看这露出水面冰山的一角。英国的一个女作家Jane Campbell,她曾是Kagyupa大喇嘛Kalu Rinpoche(卡卢仁波切 1905-1989)的翻译。有一天大喇嘛忽然要求她做他的“智慧女”,她虽然很吃惊但不得不服从师父(那时已年近八十)。后来她逃出了喇嘛教的圈子,所以我们今天能通过她的描述来探索现代喇嘛教的“智慧女”仪式。
西方的女子为什么甘心做“智慧女”并且保守秘密?一个原因是“大法师”是以神的形象站在她们的面前,当她们深信其宗教时,这个力量是不可抗拒的。第二个原因作为“智慧女”,她在信徒的小圈子里会忽然享有很高的地位,会被信徒们像女神一样地崇拜,因为她和大法师(“活佛”)行法。“智慧女”必需下毒誓,如果她不遵守誓言,她就会发疯而死并下千年地狱!为了吓她,Kalu Rinpoche(卡卢仁波切)曾对Jane Campbell说,他前世曾将一个泄密的女人通过咒语杀死。根据Jane Campell所说,此类手段在现代喇嘛教圈子里的确是很有效的。“智慧女”在她与大喇嘛行法的期间,被信徒们当做女神般崇拜,但完后便被废弃,自然有更新鲜的“智慧女”出现。Jane Campbell描述,当她和Kalu Rinpoche(卡卢仁波切)行法期间,Kalu Rinpoche(卡卢仁波切)还和另一不到二十岁的女子行法,她突然死去了,据称是心脏病。当时Jane Campell受到严重的惊吓,以至她完全和外界失去了联系而成为大喇嘛的奴隶。(参阅June Campbell: Traveller in space, In search of female identity in Tibetan Buddhism, London 1996)
根据另一个英国女作家Mary Finnigan所说:在她所在的喇嘛教圈子里“活佛”同时和几个女学生做法,并使他们各自以为自己是惟一被选中的。当被问到圈内的藏族女性是怎样看这个问题时,她说:“被喇嘛选中,她们觉得是荣幸和任务;我想藏族女人大概根本就没有性侵犯这个概念吧。”
《西藏生死书》的注释者Sogyal Rinpoche(索甲仁波切)被控告到法庭上,多位女性要求他赔偿一千万美金。后来他们庭外达成交易。据Sogyal Rinpoche(索甲仁波切)的信徒称,这是Sogyal Rinpoche(索甲仁波切)一次长时间坐关冥想的结果。
由于此类事件不断暴露,某些喇嘛采取了另一辩解法,称这种法术并无不妥之处,并公开承认,他们分别是:Jattral Rinpoche, Dzongsar Khyentse, Dilgo Khyentse, Ongen Tulku。
如果我们不了解喇嘛教的教义,这些事件也许可以被掩饰成普通的桃色新闻。实际上它是喇嘛教修练的核心。
我们看到,这些喇嘛教义不仅仅是“某一古老经文里的某一句话”,而是活生生的现实,很遗憾!

西藏密宗的秘密(八):采阴术 (下)
  
上篇谈到了修练所需的女性分为三种:实女(Karma Mudra),这是有血有肉的真实女性。灵女(Inana Mudra),她是由修练者的意念所塑造出来的。内女(Maha Mudra),修练者自身内部的阴性。
灵女(Inana Mudra)是修练者在意念中塑造出来的,和在《化神术》中所讲的一样。这个“意念塑造”(观想)不是由修练者自由发挥,而是必须精确地按照经文中所描述的形象使她在意念中再现。通常修练者需要长时间地坐关冥想,才能用第三只眼(灵眼或慧眼?)看见意念中的灵女(Inana Mudra)。
通过与实女(Karma Mudra)和灵女(Inana Mudra)的交合,修练者自体内集聚了阴精而转化成内女(Maha Mudra);她是修练者自身的一部份,她就是修练者自己。此时,修练者就可以在自己身体内部再现孕育万物的交合,他因此具有了操纵宇宙的能力。
这里出现了一个问题,既然此交合可以在意念中完成,那么实女(Karma Mudra)和灵女(Inana Mudra)的意义有什么不同?为什么和实女(Karma Mudra)仪式是不可少的?根据喇嘛教教义,实女(Karma Mudra)和灵女(Inana Mudra)的意义都在于使修练者看穿这世界的虚幻(空);在他“澈悟”之后,便可以用意念塑造由他控制的宇宙。在这个意义上,要将有血有肉的实女(Karma Mudra)看穿为虚幻是更困难的考验。所以实女(Karma Mudra)比灵女(Inana Mudra)更重要。看穿了这世界的虚幻本质后,修练者便不再受此虚幻世界的法则(自然法则、人为法则)所约束,因而便具有超自然的法力。根据黄教创始者宗喀巴所述:“在大澈大悟的道路上,“女伴”是必不可少的。”【参阅:注7.】 灵女(Inana Mudra)则适合于地位比较低的修练者,或者作为仪式前的练习。另一个为什么实女(Karma Mudra)必不可少的原因是:喇嘛教的魔法需要取得所谓的“阴精”。
我们再温习一下喇嘛教的“翻转法则”,这是喇嘛教最本质的原理之一,它的解释就是:既然这世界是虚幻的,那么就没有什么法律,而当修行者故意地去触犯社会的禁忌之时,他更能看清这世界的虚幻性,更能“大澈大悟”。所以对于一个密宗修行者,破坏世上的一切准则、禁忌是他天赋的任务。看到这里我想大家可以明白,为什么我以前说“乱”是喇嘛教本身的特征之一。喇嘛教也不可能将自身“乱”的因素克服,因为“乱”深深扎根在喇嘛教的教义里。当然这些翻转一切的权力,只有那些“有正确方法的人”才具有,那么什么人是“有正确方法的人”?当然就是喇嘛教的修行者。为什么一般人没有这个权力?这其中原因我想大家自己也能够想明白。
理解了这个“翻转法则”,我们就能明白为什么“性”在喇嘛教修行者“大澈大悟”的道路上是这么重要。正因为性对于以往的佛教僧侣是个最深的禁忌,所以喇嘛一定要去破坏这个禁忌,才能使自己的修练提高。正因为女人是这个虚幻世界的源泉,她在佛教眼中是罪恶的象征。这在喇嘛教的教义中就是:只有控制了这个罪恶的源泉,才能控制整个世界。因此在喇嘛教所有的宗教仪式中,性仪式是最高的,其它所有的仪式都是下层的铺垫。那么根据“翻转法则”,修行者是否应该与外貌最丑恶,性格最暴虐的女人交合?经文中确实有此先例,比如 “大法王”Tilopa(帝洛巴)就和一个臭气熏天的,有十八种丑恶象征(且不管这些丑恶是什么)的老妇交合。他的弟子Naropa(那洛巴)也曾和一个麻疯病的老妇行仪式。Naropa(那洛巴)的弟子Marpa(玛尔巴)和一个坟地老女人行灌顶仪式,“她的乳房干瘪下垂,性器官巨大而有着极恶心的颜色。”但在大多数情况下都要求选年轻美貌的“智慧女”,对处女更有偏好,在实际运行中更是如此。对此喇嘛教的辩解是:年轻美貌的处女对修行者的诱惑力更大、也就更危险,修行者要看穿世界的虚幻,就需要更大的法力。我们看到在容貌上“翻转法则”运用不彻底,但在智慧女的出生上却很彻底。基本上,智能女的出生越低越好,如侍女、卖肉女、戏子、歌女、酒女、洗衣女等等。但这并不是说地位高的女人不合适,我想大家都明白难易是个重要问题。特别那些结了婚的贵族女人是灌顶仪式的理想智慧女,因为这里一个禁忌又被打破,表现了喇嘛的无上权威。同理“乱伦”也是喇嘛教修行者所追求的。
我们再看看“翻转法则”的一些具体运用:因为传统上僧侣禁酒肉,所以喇嘛教修行者就要去吃禁肉,这就是所谓的五种肉,其中人肉(称Maha mamsa,意为“大肉”)。通常这些人肉来自死尸或者来自那些“因为自己的孽源(Karma)而死,如在战场上因为因果报应而被杀死的人”。人肉可以制成丸药,以便服用。有些经文详细描写了人肉各部份的作用,比如脑、肝、肺、内脏、睾丸等在相应的仪式上的作用等。
Candamaharosana Tantra列了一些修行者和他的智能女在灌顶仪式上吃的东西:屎、尿、唾液、残留在她牙齿间的食物、呕吐物、洗过下体的水。(参阅Christopher George:The Candamaharosana Tantra,New Haven 1974)
Hevajra Tantra的灌顶仪式上,修行者用人头骨盛着经血饮下;其它食物还有臭鱼、狗屎、死尸体内的油、死尸体内的屎、月经布等等。(参阅Benjamin Walker: Tantrismus. Die Lehren undPraktiken des linkshaendigen Pfades, Basel 1987)  
一个重要的原则是:当喇嘛教的修行者在吃这些物质时,不可以有任何恶心的感受,无论他吃什么,他都应该如美味地咽下。顺便提一下,屎尿之类不仅在喇嘛教的灌顶仪式上出现,它更是藏医药里的重要成份。大喇嘛(活佛)的屎尿是万能的良药,这些屎尿被做成药丸而买卖,这是现在西藏和流亡藏人社会中的一项重要经济。最珍贵的当然就是达赖喇嘛的屎尿了;1954年他到北京来时,他的屎尿都被收集在金盆里送回拉萨做成药丸。(参阅Tom Grunfeld: The making of modern Tibet,New York 1996)
言归正传,再回到灌顶仪式里的性交合上,这里一个重要的技术,就是修行者必须闭精。为什么?那就得了解一下藏文化中对人体的解释。当然我不想在这里讲解整个藏医学,只稍微解释一下相关的部份。在密宗里,男子的精液叫做Bodhicitta,这个词还有另外一个意思:灵光。什么是灵光?灵光就是修行者在“大澈大悟”时的体验;这里我们看到精液在喇嘛教信仰中的意义。在藏文化里,普通人认为大喇嘛血管里流的不是血液,而是精液。那么要“大澈大悟”就必须掌握控制精液的技术。喇嘛教的人体学,认为精液原储存于颅骨以下一个月亮形的空腔里,当人性亢奋时,精液便一滴滴地流出此腔,通过五个人体内的能量中心(Chakras),此一过程给人带来强烈快感。精液最后流至**尖端,修练者必须将整个意念集中于此一点,不使精液流失。如果修练者能控制住不射精,那么他就走向“大澈大悟”了。【参阅:注8.】如果控制不住,他就有下地狱的危险!!此时他必须将精液挖出吞下【参阅:注9.】。这里喇嘛教有个例外,闭精是在修练中的弟子必须遵守的,但作为上师的“大法王”却不需要,因为“大法王”已经“大澈大悟”了!闭精的技术必须通过长期的、痛苦的练习才能掌握。
同男子的精液一样重要,女性拥有所谓的阴精。阴精是指女性经血或其下体之分泌物。男子的精液称“白色”(白菩提),女子的精液称“红色”(红菩提)。我们知道经血在绝大多数文明里都是不洁的象征,这里自然又是喇嘛教的“翻转法则”运用的好地方。所以灌顶仪式最好在智慧女来经血时举行。当然藏文化里对经血也有详细的分类,如处女的经血、出身卑贱的女人的经血、结了婚的女人的经血、寡妇的经血等等,等级不同。(参阅Bhattacharyya: History of tantric religion, Manobar 1982)。按照喇嘛教的观点,生命产生于男子精液和女子精液的混合,这个混合物就是密宗信仰里神秘的仙露、甘露(Sukra)。由于认为此混合物是生命的源泉,所以喇嘛教的修行者如果能够不断地摄取此物,他就得到了永生。因为他的身体内有此混合物,他就可以自生,从而脱离了轮回再生。那么要产生这个混合物和闭精是否相矛盾?这里有一个更高的技巧,即所谓的Vajroli方法:修练者在射精以后将此混合物再通过尿道吸收回去,此时他口念:“通过我的力量,通过我的精液提取你的精液---你没有了精液。”
要掌握这一技巧需要更痛苦、更长期的练习,比如将金属棍插入尿道等等。(参阅Mircea Eliade: Yoga, Unsterblichkeit und Freiheit, Frankfurt 1984)
如果修练者掌握不了这个高超的技术,那么还有一个方法,他必须将此混合物接入一个骷髅头骨(Kabala)然后饮下。也有的经文要求将此混合物用管子通过鼻孔吸入。现在我们了解了喇嘛教秘密修练术的动机和基本运做。在以下的几篇里,我将具体地解释《时轮经》的灌顶仪式。《时轮经》作为喇嘛教的最高经文,它的仪式象征具有代表性的意义。

西藏密宗的秘密(九):时轮大法(KalachakraTantra)大纲
  
产生于十世纪的《时轮经》是密宗最后一个经文,它代表着密宗教义的最高峰。同其它经文相比,《时轮经》对密宗的世界观有着最复杂、最权威的解释。我们可以将《时轮经》视为密宗的最高教义。黄教创始人宗喀巴认为:理解了《时轮经》的人,可以毫无困难地掌握其它任何密宗经文。虽然每一个喇嘛教的教派都演习《时轮经》,但只有很少的专家有权威举行复杂的《时轮经》仪式,传统上黄教里只有达赖和班禅有权举行此仪式。Namgyal学院作为专门研究《时轮经》的机构,负责为达赖喇嘛做理论上和礼仪上的准备工作。《时轮经》的仪式分为公开的和秘密的两部分,理论上任何人都可以参加《时轮经》公开的仪式。但高层的、重要的仪式只有喇嘛教内部人士才能参加。经文明白声称,每个人都有可能通过《时轮经》的修练,在一生之内达到“大澈大悟”;但实际上只有极少数喇嘛能得到中层以上的灌顶。尽管如此,近年来达赖仍然经常召开群众大会式的《时轮经》低层仪式并声称:来参加仪式的人都能结良缘,虔诚者会再生于香巴拉(Shambhala)。根据达赖的描绘:《时轮经》的灌顶仪式会“解放整个人类”、“维持世界和平”,大批参与仪式的群众和少数确实被灌顶的人都是“人类道德的表率”!
我想大家看了这些崇高的言辞,都想了解《时轮经》的内容是什么?《时轮经》的灌顶仪式是怎么举行的?这将是这几篇西藏密宗的秘密所要详细解答的问题。
密宗的经文基本上可以分为父经,母经和无性经。父经最主要的内容是教导修练者在自身体内塑造一个神体的方法,核心就是《化神术》。母经最主要的内容是塑造一个“空”的境界与极乐的感觉,以及使“灵光”出现,这里修练者使用的方法就是《采阴术》。无性的经文是父经和母经的结合,修练的目的是使喇嘛既变成万能的神又能达到涅盘(Nirvana)的境界。《时轮经》被有些人看做无性经,但也有将其看做母经。
《时轮经》可以分为内、外、转换三部分:
1. 外部《时轮经》描述宇宙的产生与毁灭、解说天文地理、分析世界历史、预测未来、特别预测宗教战争。其中重要的意义是有关香巴拉的描述;另一个重点是占星学和与其相关的数学计算。西藏的历法与时间之定义,就是根据《时轮经》的天文和占星部份制定的。
2. 内部《时轮经》讲解神秘的能源躯体学。按照密宗的观点,人体中存在着许多“能量中心”。“能量中心”通过秘密管道互相连接,体液和“风”川流于此复杂的管道系统中。最重要的体液,在男性是精液,在女性是经血。
3. 转换部《时轮经》讲解人类神秘躯体内部与宇宙星体之间的联系;教授通过对躯体内部的控制而操纵宇宙的技巧。
《时轮经》属于密宗最高的神秘经文(Anuttara-Yoga-Tantra--无上瑜伽),它的秘密内涵是喇嘛教千方百计想要隐藏的,比如我们在喇嘛Ngawang Dhargyey关于《时轮经》的书中读到:“要限制此书的扩散!只有受过《时轮经》灌顶的人才可以阅读。不小心而产生的后果对本教的影响将是很负面的。”(参阅Lharampa Ngawang Dhargyey: A commentary of the Kalachakra Tantra, New Delhi 1985)
这种装模作样的恫吓,是神秘主义宗教惯有的“作秀”手段。今天,如果想要了解这个经文的禁秘内容,只要去西方的大图书馆就可以了。当然,在旧西藏是另一番景象,那时,密宗最高的神秘经文是不许印刷的,只能由手抄写。即使是喇嘛也很难得到较高的《时轮经》灌顶,况且在事前修练者也需要付出漫长的时间。而群众大会式的灌顶仪式几乎是没有的。
本篇是《时轮经》的大概介绍,下篇我将开始具体讲解《时轮经》的灌顶仪式。
(《时轮经》的内容就是无上瑜伽、是喇嘛教修练方法的最高核心)

楼主

您必须登录后才能进行回复或者发起新的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