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定研究 > 文章列表
西藏密宗的秘密-----关于密宗的真相(三) (浏览次数:910)
发表于2015-6-24 0:06:00

西藏密宗的秘密(九):时轮大法(KalachakraTantra)大纲
  
产生于十世纪的《时轮经》是密宗最后一个经文,它代表着密宗教义的最高峰。同其它经文相比,《时轮经》对密宗的世界观有着最复杂、最权威的解释。我们可以将《时轮经》视为密宗的最高教义。黄教创始人宗喀巴认为:理解了《时轮经》的人,可以毫无困难地掌握其它任何密宗经文。虽然每一个喇嘛教的教派都演习《时轮经》,但只有很少的专家有权威举行复杂的《时轮经》仪式,传统上黄教里只有达赖和班禅有权举行此仪式。Namgyal学院作为专门研究《时轮经》的机构,负责为达赖喇嘛做理论上和礼仪上的准备工作。《时轮经》的仪式分为公开的和秘密的两部分,理论上任何人都可以参加《时轮经》公开的仪式。但高层的、重要的仪式只有喇嘛教内部人士才能参加。经文明白声称,每个人都有可能通过《时轮经》的修练,在一生之内达到“大澈大悟”;但实际上只有极少数喇嘛能得到中层以上的灌顶。尽管如此,近年来达赖仍然经常召开群众大会式的《时轮经》低层仪式并声称:来参加仪式的人都能结良缘,虔诚者会再生于香巴拉(Shambhala)。根据达赖的描绘:《时轮经》的灌顶仪式会“解放整个人类”、“维持世界和平”,大批参与仪式的群众和少数确实被灌顶的人都是“人类道德的表率”!
我想大家看了这些崇高的言辞,都想了解《时轮经》的内容是什么?《时轮经》的灌顶仪式是怎么举行的?这将是这几篇西藏密宗的秘密所要详细解答的问题。
密宗的经文基本上可以分为父经,母经和无性经。父经最主要的内容是教导修练者在自身体内塑造一个神体的方法,核心就是《化神术》。母经最主要的内容是塑造一个“空”的境界与极乐的感觉,以及使“灵光”出现,这里修练者使用的方法就是《采阴术》。无性的经文是父经和母经的结合,修练的目的是使喇嘛既变成万能的神又能达到涅盘(Nirvana)的境界。《时轮经》被有些人看做无性经,但也有将其看做母经。
《时轮经》可以分为内、外、转换三部分:
1. 外部《时轮经》描述宇宙的产生与毁灭、解说天文地理、分析世界历史、预测未来、特别预测宗教战争。其中重要的意义是有关香巴拉的描述;另一个重点是占星学和与其相关的数学计算。西藏的历法与时间之定义,就是根据《时轮经》的天文和占星部份制定的。
2. 内部《时轮经》讲解神秘的能源躯体学。按照密宗的观点,人体中存在着许多“能量中心”。“能量中心”通过秘密管道互相连接,体液和“风”川流于此复杂的管道系统中。最重要的体液,在男性是精液,在女性是经血。
3. 转换部《时轮经》讲解人类神秘躯体内部与宇宙星体之间的联系;教授通过对躯体内部的控制而操纵宇宙的技巧。
《时轮经》属于密宗最高的神秘经文(Anuttara-Yoga-Tantra--无上瑜伽),它的秘密内涵是喇嘛教千方百计想要隐藏的,比如我们在喇嘛Ngawang Dhargyey关于《时轮经》的书中读到:“要限制此书的扩散!只有受过《时轮经》灌顶的人才可以阅读。不小心而产生的后果对本教的影响将是很负面的。”(参阅Lharampa Ngawang Dhargyey: A commentary of the Kalachakra Tantra, New Delhi 1985)
这种装模作样的恫吓,是神秘主义宗教惯有的“作秀”手段。今天,如果想要了解这个经文的禁秘内容,只要去西方的大图书馆就可以了。当然,在旧西藏是另一番景象,那时,密宗最高的神秘经文是不许印刷的,只能由手抄写。即使是喇嘛也很难得到较高的《时轮经》灌顶,况且在事前修练者也需要付出漫长的时间。而群众大会式的灌顶仪式几乎是没有的。
本篇是《时轮经》的大概介绍,下篇我将开始具体讲解《时轮经》的灌顶仪式。
(《时轮经》的内容就是无上瑜伽、是喇嘛教修练方法的最高核心)

西藏密宗的秘密(十):时轮大法(KalachakraTantra)七级低层灌顶
  
什么是灌顶仪式(Abhisheka)?灌顶仪式的目的,是将能量和思想从大喇嘛传到弟子身上。上师和弟子之间的关系是绝对的等级关系。而上师当年也曾是弟子,也有自己的上师,这条家谱线可以一直追溯到历史上的“佛祖”。上师和弟子之间的传授通常是由嘴对耳,但语言不是唯一的传授方法,通过手势和图形象征同样可以进行。这两种传授方法(用嘴的和无言的)还都是人对人的传授。所谓的“佛祖亲授”则是由“神灵”直接对弟子传授,没有上师。还有一种“女魔传授”即由女飞天(Dakini)指点给弟子经文秘藏之处(通常在荒野山洞里),这种秘经(Terma)据称是古时“先知”或“神灵”所埋藏的。正统的喇嘛对这种非人对人的传授非常讨厌,因为这使他们的传授特权受到损坏。当然这种非人对人的传授,一般人也无可能采用,只有像五世达赖这样的才有资格宣称获得传授。《时轮经》的灌顶仪式是按照印度的国王登基仪式(Rajasuya)设计的;通过Rajasuya登基仪式,使王储得到国王的权威。同样的,通过灌顶仪式,喇嘛教的修练者以得到成为“神”的光芒而出现权力。当然这里施行灌顶的大喇嘛(上师)不是作为一个“人”来行仪式的,而是作为一个超人、一个“神”来将他的能量传给弟子。这一点是弟子永远也不应忘记的,将师父看做“活佛”是他的责任。为了加深他的意念,按照《时轮经》的规定,弟子在灌顶仪式期间要读一份几百页长的礼拜文,日三遍、夜三遍。礼拜文之目的,是使弟子明了他对上师的绝对服从性,祷词诸如:“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神Vajrapani,你必须做我说的一切。你不得对我不尊敬,如果你这样做的话,那么你就死到临头了,你就会下地狱!”(参阅十四世达赖所写:The Kalachakra Tantra, Rite of initiation for the stage of generation, London 1985)
灌顶仪式的目的,就是使弟子得到一种超人的地位。弟子在仪式前就应表现出一种“神的尊严”,他要使自己变成一个空壳,以便“神的能量”能够进入他的躯体。
现在我们来看一个问题:上师是一个神灵,弟子也变成了一个神灵,那么他们之间这种“神与神”的关系是什么样的呢?可能有对抗性吗?不会的,因为上师和弟子体内的“神”是同一个。我们知道,喇嘛教“神灵”的特点,就是它可以同时在无数躯壳内出现。
另一方面,弟子体内的神不是由他创造出来的。正相反,弟子失去了他做为人的个性而成为一个“空壳”,这个“空壳”在灌顶仪式中被“神灵” (通过上师大喇嘛)占领。从此时起,弟子的个人灵魂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神灵(上师大喇嘛),领着他的肉体游荡在这世界里。按照《时轮经》的说法这叫“吞食法”,上师和弟子必须在意念中完成以下的动作:大喇嘛(作为时间之神Kalachakra的代表)将萎缩成水滴大小的弟子吞下,弟子在大喇嘛的体内流转直至最后到达大喇嘛的下体顶端,大喇嘛将弟子射入时间女神(Vishvamata)的子宫,在时间女神的体内弟子化为“无有”。当弟子消失之后,他才能做为喇嘛教的“神灵”而再生。【参阅:注10.】上师大喇嘛在此既是时间之神Kalachakra也是时间女神Vishvamata,在他的体内展现着产生生命的程序:受精、怀孕、生产。在弟子的意念中,上师大喇嘛既是父也是母。通过这种方法,喇嘛教的“神灵”获得了永生。上师活着时,“神灵”在上师和弟子身上得到双重体现。上师死后,“神灵”存活在弟子身上,弟子变成了上师。只要世上还有人类存在、只要有人愿意将他的血肉之躯献出做为“神灵”的居住地,那个古老的“幽灵”就将一直游荡在这个世界上。
我们看到,喇嘛教的修练目的,不是发扬个人的优秀质量,使其高尚成神,而是摧毁人的所有个性,使其成为一个空的躯壳,再由那古老经文里的幽灵来占据。
这里再给大家介绍一个弟子自我牺牲的仪式(Choed):在此仪式里,弟子将自己的身体献给女魔吃掉以达到“涅盘”。此仪式通常在坟地或天葬台举行:漆黑的午夜时分,吃人肉的女魔们来到弟子身旁,将他的皮肉一块块撕下来,直到骨头,再将骨头咀嚼咬碎,舔食骨髓。此仪式上,弟子“死去”,他从人世间解放出来,而达到了“大澈大悟”。这个“被食”的过程虽然只是象征性的,但在弟子的意念中须犹如真实感受到。作为被“吃”的人,常常挺不住此仪式。Alexandra David Neel在她的西藏旅行中遇到幽灵般的、被所有人都躲避的人物,这就是在自我牺牲仪式中变疯了的弟子。所以喇嘛教中又有将此仪式改变成:弟子在被吃的过程中,在意念中离开自己的身体,将自己也变成女魔,再回头去参与吃自己的躯体。“在你的意念进入女神之后,你看见你以往的躯体是倒在地上的死尸;现在你是女神,举起刀将那头颅从眉部切开…。”这样弟子就主动地参与毁灭自我的仪式。
《时轮经》一共有十五级灌顶仪式,最低的七级是公开的。名称为:
1. 水灌顶;
2. 王冠灌顶;
3. 王冠带灌顶;
4. 金刚杵和铃铛灌顶;
5. 行为灌顶;
6. 名字灌顶;
7. 许可灌顶;
此七级灌顶代表由婴儿到成年的生长过程,作用是“净化”修练者。灌顶之前,弟子必须发誓对上师绝对服从。他必须在意念中将上师想象为时间之神Kalachakra与时间女神Vishvamata的混合。他被蒙着眼睛在意念中漫游一个三重坛城(Mandala),城中居住着四位冥想“佛”(Amithaba,Ratnasambhava,Amoghasiddhi,Vairochana)和他们的女伴。当他的蒙眼布被解开后,他将一朵花扔进彩沙堆成的坛城里;花落处的“佛”,就是弟子在灌顶仪式中用自己的意念所要再现的“神”。上师给弟子一个牙签,一条红带子,弟子将它打三个结系在上臂上。然后弟子领受睡眠指示,他入睡前必须一直念某一咒语,睡觉时朝右卧,面向坛城。第二天上师将分析他夜里的梦。有的梦是不好的征兆,比如梦到自己被鳄鱼吞食,因为鳄鱼是尘世(Samsara)的象征,所以弟子还没有完全脱尘。这时他就得长时间冥想,在意念里再现“空”的境界。
在七级仪式灌顶的最后,大喇嘛在意念中将弟子融化,再将时间之神Kalachakra与时间女神Vishvamata的混合光芒移入。在此一阶段的修练中,弟子要将自己的个性完全摧毁。他在冥想中反复地演习自我牺牲的仪式,直到他原来的思想、性格彻底消失。象征性的可以将此仪式总结为:“摧毁人道,建立神道。”
第一、第二两个灌顶仪式的意义是清洗躯体。水灌顶仪式象征着婴儿出生后的洗涤,大喇嘛在意念中将弟子再生(如上所描述)。最后他用贝壳接触弟子的“五处”:脑壳、肩、上臂、胯部、大腿;贝壳在这里代表水。王冠灌顶象征着婴儿第一次剪头发。第三灌顶中大喇嘛再将弟子吞食,然后将他以时间女神Vishvamata的形象生出;此仪式象征着儿童第一次穿耳空。第四灌顶象征着儿童学语,大喇嘛“清洗”弟子的“三脉”,弟子要求上师赠他金刚杵与铃铛,象征阳阴合体。第五灌顶中再次出现吞食场面,此仪式象征儿童取得感觉能力。大喇嘛用一个戒指接触弟子的“五处”。第六灌顶中弟子得到一个神秘的教名,通常就是他所要转化的“神”的隐名。大喇嘛此时宣称,弟子将以“佛”的形像出现在未来。弟子在此仪式中象征性地得到了“运作能力”。第五第六灌顶是所谓的灵魂洗涤。第七灌顶象征着儿童上第一堂课,大喇嘛再次吞食弟子,并将他作为时间之神Kalachakra与时间女神Vishvamata交合形像所生处。大喇嘛将以下物件交给弟子:金刚杵、铃铛、宝石、匕首、莲花和* *。大喇嘛口念一长串咒语,咒语具有开启弟子心门的作用。大喇嘛用金勺取一济“开眼药”给弟子服下,然后再赠给他一封印,象征着镜中世界,尘世的虚幻。再给弟子弓与箭,以提高定力。此仪式中的重要意义是金刚杵的交接,大喇嘛口称:“金刚的本质是最高智慧和最大快乐的源泉。手持金刚杵将带来最高的金刚本质,这就是方法(Uppaya)。”弟子此时右手持金刚杵,左手持铃铛,交叉在胸前,象征他的雄雌同体,通过雄性的“方法”(Uppaya)控制雌性的智慧(Prajna)。这时低层的七级灌顶就结束了,弟子此时取得了传播教义的权力和义务,大喇嘛对他唤道:“转动**,拯救天下受苦的生灵!”
《时轮经》的灌顶并代表着喇嘛教内部的等级。每一个受过灌顶的喇嘛,都是时间之神的一部分,受过灌顶的层次越高,权力就越大。站在同一灌顶层上的修练者,他们的灵魂是同一的;相对于高层的修练者,他们是高层者的一部分;高层者包含低层者,他们之间的等级分明。整个《时轮经》系统就像一个巨大的金字塔形组织,低一层是高一层延长的手,最终的权力,集中在塔尖者手中。
低层的七级灌顶只是一个开始,下篇我将介绍秘密的高层灌顶。

西藏密宗的秘密(十一):时轮大法(KalachakraTantra)四级秘密灌顶
  
七级低层灌顶的目的是“清洁”修练者,又称“产生境界”。现在我要说的四级秘密灌顶是所谓的“完成境界”,它们是:8. 花瓶灌顶;9. 秘密灌顶;10. 智慧灌顶;11. 词语灌顶;此阶段的灌顶只有极少数的精英在极为保密的情况下才能传授。此阶段的灌顶仪式中必须有一年轻女子参加,她的年纪必须是10、12、16或20岁。如果没有“智慧女”参加,则修练者不可能达到“大澈大悟”。修练者与智慧女的性交合,是此灌顶仪式的核心内容。《时轮经》正文明白无误地说明了这一点:“超自然的神力不是来自冥想或口念真言,也不是来自坛城和宝座,也不是来自化念佛祖,而是来自智慧女。” 【参照:注7.】、 (参阅Albert Gruenwedel: Kalachakra Tantra Raja, Der Koenig der Magie des Zeitrades, in Sanskrit und Tibetisch hrsg. und mit deutscher Analyse und Wortindex versehen)
在《时轮经》的秘密灌顶仪式中,修练者必须吃五肉(狗肉、人肉…等),喝五露(人血、精液、经血…等)【参照:注11.】。但喇嘛教给外人看的解释是这样描述的:大喇嘛在弟子的眼前举起一个花瓶,花瓶内装着白色液体。但实际上的过程却是这样的:弟子献给大喇嘛一个十二岁的、“无瑕的”女子,然后他请求灌顶并给大喇嘛唱一首赞歌。大喇嘛解去智慧女的衣物,抚摸她的乳房,然后大喇嘛要求弟子抚摸智慧女的乳房【参照:注12.】。花瓶或罐子是喇嘛教中的“乳房”的隐语。(参阅Lharampa Ngawang Dhargyey: A commentary on the Kalachakra Tantra, New Delhi 1985)
按照喇嘛教的说法,在看到裸体的智慧女后,弟子的精液从脑腔中流出,往下直至下体。此时他决不可以射精,那么他就完成了第八级灌顶。【参照:注8.】
第九级灌顶按照隐语的描绘是这样的:弟子蒙着眼,大喇嘛结合阴阳,将茶和酸奶混合的“仙露”给弟子尝,使他体会极乐。但实际的景象却是:弟子献给大喇嘛贵重的衣物等贡献品,然后他敬献给大喇嘛一个年幼苗条的智慧女;大喇嘛令弟子蒙上眼睛,然后吃喇嘛教的“食品”。大喇嘛为智慧女唱赞歌,对她膜拜,崇拜她为女神,然后和她交合。此一次大喇嘛射精,然后将“红白混合的仙露”用一根象牙勺刮出,装在人头骨(Kapala、卡巴拉)里。此时大喇嘛令弟子到面前来,揭开蒙眼之物,用手指沾“仙露”画在弟子的舌头上,说:“按照所有“佛祖”的教导,这就是你的圣餐!”弟子喜悦地答道:“今天我成功地诞生了,今天我的生命多富饶!今天我生在“佛祖”之家,现在我是“佛祖”的儿子!”此仪式表示弟子通过享受男精与女精的混合而达到了雄雌同体的地位。【参照:注13.】、 (参阅David Snellgrove: Indo-Tibetan Buddhism,Indian Buddhist and their Tibetan Successors, Boston 1987)
此仪式还有另一说法:弟子意念大师的“金刚”于自己的嘴中,品尝大师白色的Bodhicitta。白色的Bodhicitta下降到弟子的心轮部,产生极乐的感觉…。此灌顶之所以叫秘密灌顶是因为弟子参享了上师的秘密(白色的Bodhicitta)。白色的Bodhicitta就是精液,在此仪式中大喇嘛将自己沾着精液的**放入弟子的嘴中。【参照:注13.】、(参阅Lharampa Ngawang Dhargyey: A commentary on the Kalachakra Tantra, New Delhi 1985)
在第十级的所谓智慧灌顶中,弟子将受到更大诱惑的挑战,“他必须看智慧女张开的双腿间,他心中腾飞着性的火焰,转化为极乐的感觉。”然后大喇嘛将智慧女回送给弟子,并说:“噢!“大澈大悟”者,取此智慧女吧!让她给你带来欢乐!”要求弟子与智慧女交合,于是两者行所谓的Yuganaddha,弟子此时绝不可以射精。弟子与智能女有如下的对话:智慧女问:“我之爱,你喜欢吃我的粪便和尿液吗?你能舔尽我**内的血迹吗?”弟子答:“为什么我不爱呢?噢!母亲,我要膜拜妇人,直到我大澈大悟…。”(参阅Dalai Lama I:selected works, Bridging the sutras and the Tantras, Ithaca 1985)
第十一级灌顶是在意念中进行的,此中牵涉到喇嘛对人体的学说太多,而此方面介绍起来篇幅太巨大,故此略去。
在下一篇里我将介绍《时轮经》最高的四级秘密灌顶。

西藏密宗的秘密(十二):时轮大法(KalachakraTantra)四级最秘密灌顶
  
《时轮经》第十二到第十五级灌顶,是最高也是最秘密的灌顶仪式。这四级灌顶是“四级秘密灌顶”(8-11级)的重复,所以它们有着同样的名字:12. 花瓶灌顶;13. 秘密灌顶;14. 智慧灌顶;15. 词语灌顶;
不同之处在于,此四级最秘密灌顶中必须有十名智慧女参加。而这十名智慧女全部都必须由弟子献给上师大喇嘛。但对于喇嘛和俗家人有不同的规定:如果弟子是俗家人,则此十名智慧女都必须是弟子的亲属(母亲、妻子、女儿、嫂子等等)。如果弟子是喇嘛,按道理应同样规定十名智慧女都必须是弟子的亲属,但由于喇嘛无家,所以他就可以买十个社会底层的女子来作智慧女,在仪式中这些智慧女以喇嘛的母亲、妻子、女儿、侄女等名义出现。我们看到,这一规定极可能是将俗家人排除在高层灌顶之外。【参照:注5.】
当弟子将十名智慧女献给上师大喇嘛之后,大喇嘛将一个智慧女回送给弟子作为“妻子”【参照:注14.】。这时另外九个智能女在仪式上是弟子的亲属,大喇嘛从其中选一个出来,她必须在12岁到20岁之间,已经来过经血,在仪式中她的称号是Shabdavajra。大喇嘛首先抚摸Shabdavajra的首饰,然后将她的衣服脱去并拥抱她。此时其余的十人则成环形围绕站立,每个人的位置都有代表星体之象征。他们裸体披发,九个智慧女都一手持死人骷髅头骨,一手持刀斧。大喇嘛此时站立在圈(Chakra)中,先做一仪式舞蹈,然后与Shabdavajra交合。完后与第九级灌顶中一样,大喇嘛将自己沾着精液的**放入弟子的嘴中【参照:注13.】。然后大喇嘛令弟子与Shabdavajra行法。这就是第十二级灌顶仪式。【参照:注14.】
在第十三级灌顶仪式中大喇嘛取弟子的“妻子”,将自己的* *放入她口中,弟子蒙眼站立一旁。大喇嘛吸吮她的Naranasika,Naranasika就是阴蒂。然后大喇嘛将自己的智慧女(象征大喇嘛的妻子)交给弟子。【参照:注14.】
在第十四级灌顶仪式中,弟子首先和喇嘛赠与他的智慧女交合;然后他必须和每一个智慧女交合,每二十四分钟换一个,从午夜直到太阳升起。不同于大喇嘛,弟子在交合中必须闭精,如果他做不到,他就得下地狱。但还有一个挽救的办法,他必须用舌头将洒出的精液收集起来。【参照:注9.】
第十五级灌顶仪式是“最高的完成境界”,弟子在前三次灌顶中吸取了“阴精”,达到了极乐的境界。此时他已经有了“大法王”的地位,这是由于在仪式中他体内能量的变换而达到的。
仪式完成后,地位低的智慧女得到一件衣服,地位高的智慧女得到一件衣服和一条裙子。按照规定,智慧女可得到花果和一条哈达作为纪念。
这最秘密的四级灌顶有个名称,叫做“Ganachakra”,它是《时轮经》最秘密的部份。其它的经文也有相应的部份。Ganachakra应该在什么地方举行?按照西藏历史学家Buston的建议:“自己家中一个隐蔽的、废弃的房间、或者山上、洞穴中、荆棘深处的一个地方、大湖的岸上、焚尸场。”不适合的地方是:“贵族的起居室、国王的宫殿、寺院的花园。”按照Hevajra Tantra经文中对Ganachakra的要求:“典礼必须在坟场、深山里或废墟地举行,总之要在人迹罕至的地方。要用人尸块、虎皮、坟场的破布等做成九个座位。大法师在中间,智慧女环绕着他。”大喇嘛和他的智慧女形成一个活的坛城(Mandala)。智慧女的数目根据经文的不同而有异,少至八个,多达六十四个。后一个数字在现代人士看起来有点不切实际,但我们应该知道,以往的确有国王修练这些经文。仪式间的食品除了“五肉”“五露”外,《时轮经》还推荐:“唾液、鼻涕、眼泪、粪便、尿、人脂肪、骨髓、肝、胆、血、人皮、肠子。” 【参阅:注11.】最好的人肉来源是所谓的“七生者”,就是一个连续转世七次的人,有着优良的质量:语音优美、眼睛漂亮、身体光洁、有七个影子、他有着大慈大悲的心灵;吃这样一个人的肉会有魔术般的效果。密宗的修练者应该对这样一个七生者膜拜,献给他花朵,然后要求他拯救天下痛苦的生灵,七生者就会毫不犹豫地牺牲自己的生命。他的肉就可以被制成药丸,吃此药丸可以掌握“腾空术”。这样的药丸在今天的确仍有买卖,最具有魔力的是这位圣人心脏内的血和他的头颅骨。

参考书籍:Farrow and Menon: The concealed Essence of the Hevajra Tantra with
the commentary Yogaratnamala, Delhi 1992
Albert Gruenwedel: Kalachakra Tantra Raja, Der Koenig der Magie des
Zeitrades, in Sanskrit und Tibetisch hrsg. und mit deutscher Analyse und
Wortindex versehen
Adelheid Herrmann-Pfand: Dakinis, Zur Stellung und Symbolik des
Weiblichen im Tantrischen Buddhismus, Bonn 1992
Victor Trimondi: Der Schatten des Dalai Lama, Duesseldorf 1999

西藏密宗的秘密(十三):一个了不起的藏族女人
  
谁知道Tes Pongza这个人?不知道不要紧,我也是才知道的。在翻阅书籍的时候,发现了一些有关她的描写,虽然和我系列文章的主线并不相关,但我还是想把她介绍给大家。当莲花生(Padmasambhava)来到西藏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坚决的反对者。她就是Tes Pongza。也就是藏王赤松德赞(Trisong Detsen 742-803)的夫人、王储的母亲。赤松德赞将印度的大魔法师请来西藏,目的是削弱当时苯教和贵族的强大势力。通过莲花生的帮助,苯教势力被打散了;苯教信仰者一部分被迫转信喇嘛教,一部分逃跑了,还有一些被砍了头,尸体被扔进河里。在此大迫害苯教的期间,Tes Pongza始终是莲花生的反对者。按照喇嘛教的描绘,Tes Pongza之所以反对莲花生,是因为她暗恋莲花生而被他拒绝。那么我们来看看Tes Pongza自己是怎么说的:“结束这种无休止的巫术吧!如果这样的东西散布开来,人将不再为人。这不是什么宗教,这是黑暗的东西!”她还留下了这样的诗句:“叫做Kapala(卡巴拉)的东西,是放在架子上的人头;叫做Basuta的,是铺在地上的人内脏。叫做骨号角的,是人的腿骨。叫做“田地的祝福”的,是撑开的人皮。叫做Rakta的,是洒在骷髅堆成金字塔上的人血。叫做Mandala的,是五彩缤纷的颜色。叫做舞者的,是带着人骨做成的项练的人。这不是宗教,这是印度教给西藏的邪恶。”
她预测:“如果我们接受这个新教,王朝将不复存在。”历史证明了她的预言,公元838年雅隆王朝的最后一个藏王朗达尔玛被刺杀,西藏陷入了长达数百年的混乱之中。
如果关于Tes Pongza的记载属实的话,那么她的确是一个有眼光、有勇气的人,不仅在那个遥远的蒙昧时代,即使今天也是令人钦佩的。
参考书目:
Matthias Hermanns: Mythen und Mysterien, Magie und Religion der Tibeter, Koeln 1956
Helmut Hofmann: Religionen Tibets. Bon und Lamaismus in ihrer geschichtlichen Entwicklung, Freiburg 1956
Victor Trimondi: Der Schatten des Dalai Lama, Duesseldorf 1999

楼主

您必须登录后才能进行回复或者发起新的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