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定研究 > 文章列表
西藏密宗的秘密-----关于密宗的真相(四) (浏览次数:964)
发表于2015-6-24 0:14:00


西藏密宗的秘密(十四):香巴拉(Shambhala)的 秘密(上)
  
大家大概都听说过香巴拉,但香巴拉到底是什么?通俗的说,香巴拉是一个时髦的传说,通过某些文学作品而染上了浪漫的色彩。但这个传说是有源头的,它的来源就是《时轮经》,在喇嘛教中,香巴拉的信仰是一个重要的宗教核心,它是喇嘛教统治世界的政治指导。传说佛祖释迦摩尼传授给香巴拉国王Suchandra《时轮经》的原文(Kalachakra Mulatantra)。此原文有12000首歌谣;《时轮经》的原文已经散失,流传下来的是一个精简本。按照《时轮经》的时间换算,“释迦摩尼”与Suchandra的会面是在公元前878年,会面的地点是在南印度Rajagriha的秃鹫山附近的Dhanyakataka。当Suchandra请求“佛祖”传授时,“释迦摩尼”化身为时间之神Kalachakra,由众“菩萨”环绕着,坐在狮子宝座上讲经。     
Suchandra的香巴拉王国传说在印度以北,他带着96个手下将领官员来见“佛祖”。他受密宗灌顶后回到香巴拉王国将喇嘛教定为国教。Suchandra根据自己的记忆将“佛祖”的传授写成了《时轮经》的原文(Kalachakra Mulatantra)并加上很多注释。他的继承者Manjushrikirti将《时轮经》原文精简编成Kalachakra Laghutantra,包括1000首歌谣,此本完整无缺的流传下来。Manjushrikirti的继承人Pundarika着作了Kalachakra Laghutantra的一份详细解释称作Vimalaprabha(意为“无瑕的光”)。这两篇经文(Kalachakra Laghutantra和Vimalaprabha)在十世纪时由大法师Tilopa(帝洛巴)带回印度,百余年后又由印度传到了西藏。但还有一些断续的《时轮经》原文保留下来,其中最重要的一篇叫做Sekkodesha,大法师Naropa(那洛巴)对此篇做了批注。
在喇嘛教中,Suchandra是“菩萨” Vajrapani的转世,他王国的所在始终是个迷。数百年来,西藏的喇嘛故意将此王国摆在迷雾里,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喇嘛教典型的“方法” 。香巴拉到底存在与否,喇嘛对外界的说法是一会儿有,一会儿没有。按照喇嘛教的教义,香巴拉首先是一个精神领域的王国,只有受过《时轮经》灌顶的人才能到达那里。香巴拉的准确地址只有一个:在Sitha河的那边,但是此河在任何地图上都找不到。几百年来寻找香巴拉的人,几乎把克什米尔到北极之间所有的地方,都曾当做过那个隐蔽王国;但最多的目光指向塔里木盆地一带。有喇嘛称,香巴拉王国现在还在那里,但有一层魔力罩着,外人看不见。
从图上看,香巴拉的地理就像一个坛城(Mandala),呈轮状或有八瓣的莲花,每一瓣是一个由总督治理的行政区,每个行政区有一亿两千万个(!)村庄;整个香巴拉的边缘是无法逾越的雪山。香巴拉的中心是它的首都Kalapa(卡拉巴),此城即使在夜晚也亮如白昼。国王居住在一个由宝石和金刚钻做成的宫殿里,城里有一个太阳神殿和一个月亮神殿。王宫的南边有一个美丽的花园,花园里有时间之神Kalachakra与时间女神Vishvamata的神殿,它是由五种珍贵物质建成:金、银、松绿石、珊瑚、珍珠。
在Suchandra国王以后,香巴拉的前七个国王是和佛祖释迦摩尼同一姓氏(Shakya氏)。而后有一个“第二王朝”,它的二十五位统治者的姓氏为Kulika或Kalki。每个国王统治一百年,那些未来统治者的名字也都定好了。现在的国王是Aniruddha,他在公元1927年登位,2027年去职。Kalki王朝第二十五位国王在喇嘛教的信仰中具有重大意义,他就是Rudra Chakrin(意为“愤怒的转轮者”),将于2327年登位。Kalki王朝的国王像印度的大法师(Maha Siddha)一样,留长发、带大耳环和手镯。他们都只有一个儿子,却有很多女儿,她们在仪式上做智慧女。国王的手下有无数的文臣武将,数不清的军队。在精神领域里,国王是“佛祖”的化身,拥有政教合一的无上权力。他坐在黄金做成的狮子宝座上,手持一个能满足任何愿望的宝石、一个可以观察世界任何地方的魔镜,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逃过他的耳目,他有洞察一切的能力。有趣的是王国里的性别,所有有用的人物都是男性,女性除了在生子时被提起外,就是在仪式上做“智慧女”。国王个人拥有一百万(!)智慧女,“年轻如八天的月亮”。
王国的统治阶层是喇嘛,他们都说梵语,全都受过《时轮经》灌顶,他们之中的大部分都己经“大澈大悟”。喇嘛之下是武士,国王是巨大无比军队的最高统帅,香巴拉有着威力无比的武器系统,这一切都等待着在公元2327年投入战斗。
国王不仅是香巴拉的极权统治者,他也操纵着整个地球的发展。
虽然我们知道每个香巴拉国王的名字,但香巴拉几乎没有历史,千百年来没有发生什么值得记录下来的事情。只有一个例外,就是所谓的Rishi(意为“视者”)动乱。当国王Manjushrikirti讲授《时轮经》时,Rishi的领袖Suryaratha(意为“太阳车”)表示反对,他们宁愿被赶出香巴拉也不愿接受“金刚乘”。于是三千五百万(!)Rishi越过香巴拉国界,走向印度。此时Manjushrikirti坐关冥想,迷醉了逃跑者,再派鸟魔将他们叼回。我们剖析一下这个事件的象征意义:这应该是一次教义分歧,Rishi只拜太阳,而国王是阳阴合体的《时轮经》“大法王”,他既是太阳也是月亮,所以他要求Rishi接受《时轮经》,既拜太阳也拜月亮。在一个满月之夜,Manjushrikirti说:“谁跟随我走这条道路,就留在我的王国,谁不愿走这条道路,就必须离开这里。”Rishi们决定离开香巴拉,这就是上面所写的逃跑事件。通过将他们抓回来,Manjushrikirti表现出他的魔法高于太阳崇拜者,Rishi们降服了。如果用历史的眼光来看这个香巴拉王国的唯一事件,我们就可以分析它的政治意义:Rishi代表婆罗门种性、印度的祭祀阶层,而Manjushrikirti代表了祭祀(太阳)和武士(月亮)阶层的结合,政教合一的强权。为什么要将婆罗门种性争取过来?因为在香巴拉的未来将有一场决战,金刚乘需要一切能够动用的力量。Manjushrikirti说,如果不追随金刚乘,香巴拉将被“野蛮人”占领。今天,在西方的西藏喇嘛常狂称:自己将转世成为香巴拉的将军(参见www.kalachakra.com),那么这将是一场什么样的战争呢?

西藏密宗的秘密(十五):香巴拉(Shambhala)的秘密(下)
  
当我们阅读有关香巴拉的游记时,会有这样一种感觉,即不知道作者是在谈实际经验还是在谈自己的梦幻。实际上这是喇嘛教文化的一个特点,就是真实世界和梦幻世界没有明显的界线。在三世班禅的《Shambha la'i lam yig》书里,去香巴拉的道路被描写成法术修练之路。路上会有种种的女魔,只有深通密宗法术的人,才能使用相应的密宗“方法”将她们降服。公元2327年,Rudra Chakrin(意为“愤怒的转轮者”)将登上香巴拉的王位,他将领导一场“最后的战争”以毁灭所有“佛教”的敌人,在地球上建立“佛教”统治的黄金世代!这个武力的香巴拉信仰,是喇嘛教最终政治战略的核心。在今天西方喇嘛教的信徒中,“香巴拉勇士”有着极重要的感招力;香巴拉王国将世界分为敌与友两个界线分明的部份。Rudra Chakrin手持暴力的象征 ---铁轮,他骑着白马,提长矛,带领着一支巨大无比的军队(有数十万头大象,数百万匹马),风驰电掣地杀向“野蛮人”!印度的神们带领十二个军团来帮助他(原因是否是三千五百万Rishi的归顺?)。如果《时轮经》的作者真是佛祖释迦摩尼的话,那么他此刻肯定将他所有的和平宣言都抛到九霄 云外去了,他在这里对各种各样的武器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武器的介绍和运用是《时轮经》的主要内容之一。共有七种威力无比的武器,它们都是轮形。一种叫做“风机”的,专门用来攻打关口,它可以飞到敌人的头顶上,然后将燃烧的油浇下去。一种叫做“地剑机”的,专门用来保护Rudra Chakrin,任何偷入他王宫的人都会被此武器剁碎。一种叫做“箭机”的,犹如今天的机枪,可以“射出强劲的箭,将披着沉重装甲的大象打成碎片!”另外有三种转轮形的武器,作用就是将敌人的脑袋大批大批地削掉。今天喇嘛教的信徒认为此种武器是带有核武的飞碟(UFO)。

我们来看看此大战开始的背景。按照《时轮经》的描绘:Rudra Chakrin(意为“愤怒的转轮者”)登位的时代是“佛教”没落的世代。在此最后一战之前,世界的状况变的越来越坏,自然灾祸不断、饥荒遍布、瘟疫和战争冲击着人类;人们越来越信仰物质而不信仰精神、宗教没落、权力与财富成为人们追求的偶像。在这个黑暗的世代里,“野蛮人的国王”征服了香巴拉以外所有的地方,然后他打入香巴拉,这就是此世界末日之战!除了《时轮经》之外,其它的密宗经文也有对此世界末日之战的描述,它们都表现出一种无止境的杀戮欲望。我们来看看着名的香巴拉信仰者、俄国画家、三十年代世界和平组织Banner of peace的创始人 Nicholas Roerich的描述:“香巴拉的敌人命运是悲惨的。正义的愤怒将天空中的云彩染成蓝紫色,香巴拉的勇士手持剑矛跟随Rigden-jyepo(Rudra Chakrin的藏语名字)追杀敌人。敌人的尸体、武器、他们的大帽子以及他们所有的家产都散落在整个战场上;有些被正义之手砍倒,还没有断气。他们的首领已经被打死,倒在仁慈的Rigden-jyepo马下。香巴拉国王身后的战车上有威力无比的大炮,可以轰碎任何城墙。一些敌人跪在地上求饶,还有一些想骑着大象逃跑,但是没有用,正义之剑将这些“佛教”之敌统统剁碎,这些黑暗必须毁灭。”
“黑暗”是指异教徒、“佛教”的敌人、香巴拉的敌人。他们必须在此末日之战中全部被消灭。在此意气风发的毁灭战中不知道佛教正统的“慈悲为怀”到哪里去了?此世界末日之战的战场是今天的中亚地区,从阿富汗、塔里木、原俄属中亚直到伊朗、土耳其。在将世界上所有的敌人都杀尽之后,Rudra Chakrin将来到Kailash山(Kangdese、 Kangrinpoche、岗仁波齐峰、圣母峰),带领他的大军进住山上“神”所建之城。
那么谁是“黑暗”的“野蛮人”,“佛教”的敌人?《时轮经》的正文明确无误地指出:穆斯林。《时轮经》中多次提到敌人的名字:默罕迈德和他的真主阿拉(Allah),那群“野蛮人”也有个名字:Mleccha,意为“麦加人”。
从现代科学的角度来看,《时轮经》很可能产生于丝绸之路几种文明的交汇处。它产生的世代,正是伊斯兰教(回教)向东发展,佛教地区大片消亡之时。不仅是正面战场的失败,许多信仰者自动抛弃佛教投奔伊斯兰教,更使当时的僧侣心中充满着对这些“麦加来的下等人”的仇恨。今天喇嘛教的信徒,依此世界二元的理论预测未来,看作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征兆。此一预测并不是完全脱离实际的幻想,如果我们今天在北美大陆观察,社会下层的黑人大批地投奔伊斯兰教,而上层的白人社会则转向喇嘛教,这其中已经孕育了巨大的阴影。
在香巴拉国王的眼中,除伊斯兰教之外还有其它一些“异教”:他们中有犹太教的摩西、亚伯拉罕、基督教的耶稣、一个白衣者(推测就是摩尼教的创始人摩尼)。这些人都在《时轮经》中受到训斥,但是后来这些人的教义却又被认为“无大害”,喇嘛教应该将他们合并到自己的教义当中,以整合力量迎接世界末日之战。了解当今达赖喇嘛政治运作的读者,看到这里是否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在赢得了世界末日之战后,开始了世界上由喇嘛教一统天下的“黄金时代”。这是一个“纯净”的信徒乐园,人的寿命可达1800岁。此一欢乐世的时代大约有两万年时间,《时轮经》的教义广播到世界每一个角落。此后世界又将陷入战争、死亡的轮回。
用现代科学的眼光来分析,香巴拉的信仰中有很大一部份不是来自佛教,如救世主的信仰,世界二元的划分(光明与黑暗)应起源于波斯。这里我不深入讲解。
香巴拉信仰的启示录对喇嘛教的重要性,不仅在于提出了战略的方向、政治上的方法、更重要的是确立了建立喇嘛教天国的原则,以及它的组织法则。理解了这点之后,再回头看西藏的历史、喇嘛教的历史,就能理解贯穿其中的线索。

 西藏密宗的秘密(十六):坛城(Mandala)的原则

喇嘛教中的宇宙(Chakravala)有着一个坛城的形象。Mandala这个词在梵文中是“圆圈”的意思,藏语中称为kyl-khor,意思是“中心和边缘”。宇宙的中心就是神山Meru,边缘是一个巨大的铁轮。坛城有圆的、方的,有二维的也有三维的。但无论如何,“中心和边缘”的原则必定存在。方形坛城的四面代表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由中心和四方组成的坛城是一个汇集能量的地方。坛城是所谓“治”的象征,“治”的反面就是“乱”。恶劣的天气,身体的疾病、荒凉的土地、野蛮民族、异教徒之国等等,这些都是“乱”。通过建立一个坛城可以变“乱”为“治”;也就是说,可以使风雪变晴天、可以治愈疾病、也可以占领一个“乱”的国土,使野蛮民族变成信仰喇嘛教的顺民。所以一个坛城几乎可以代表所有真实的或意念中之物:人的躯体、一个寺庙、一座王宫、一座城市、一片大陆、一个念头、一个幻景、一个政治结构。按照此一信仰,世界上的每一个事物,都是根据一个坛城的原始结构形象而塑造成的,这个结构人的肉眼看不到。比如说西藏就是一个坛城形象,以拉萨为中心,雪山环绕四周。同样拉萨也是一个坛城,以大昭寺为中心。而大昭寺自己又是一个坛城,以主祭坛为中心。西藏的政治结构也是一个坛城,以达赖喇嘛为中心,其它大喇嘛环绕四周。坛城是喇嘛教修练者不可少的工具,它蕴含着世界上所有的“原理”。坛城也是做法的工具,用以呼唤鬼神。在这里我想具体地讲解一下《时轮经》的坛城,以便理解。
每个密宗经文的仪式上都有坛城,《时轮经》的坛城在复杂性和象征意义上超过其它经文,可以说是喇嘛教坛城法术的顶峰。在传授《时轮经》下七层灌顶仪式之前,必须建造一个极其复杂的坛城。建造坛城的人是专职的喇嘛,达赖喇嘛身边的Namgyal学院就是专司此职的机构。建筑材料基本上是彩砂,专职的喇嘛在几天时间里,将沙子堆到画好的草图上;这里的每一条线、每一个图形、每一个颜色都是有象征意义的,都是经文上规定死的。此坛城的形象和意念中神山MERU顶上的宫殿相吻合,坛城的中心是时间之神Kalachakra与时间女神Vishvamata的神殿。总共有722个“神”居于此坛城中,它们大多数是和时间有关的神,如季节之神、月份之神等等,其它还有元素之神、感觉之神、星座等。在中心的附近,时间之神Kalachakra与时间女神Vishvamata的旁边,是四冥想“佛”和它们的女伴,然后是众“菩萨”。整个《时轮经》坛城由五重坛城组成,越近中心神力越大;它的整体结构是按照喇嘛教的宇宙观念组建的,它就是宇宙的缩影。另一方面,坛城的整体结构和喇嘛教的人体结构也是相同的,它就是主持仪式大喇嘛的神秘躯体。坛城的最中心是时间之神Kalachakra与时间女神Vishvamata,其它所有的神都是此一对放射成的化身。一个蓝色的金刚(Vajra)代表Kalachakra,旁边一个橙色的圆点代表Vishvamata;此二标志之下是一层黄色的沙,代表末日之火Kalagni;再下是一层蓝色的沙,代表末日之星Rahu(就是吞食日月的罗瘊星)。再下还有三层沙分别代表日、月和莲花。Kalachakra和Vishvamata的周围是八个彩色的莲花,它们代表《时轮经》秘密灌顶中的“智慧女”,加上Kalachakra和Vishvamata身下最底层的莲花和Vishvamata本身,一共是十名“智能女”。这就是《时轮经》最深一层坛城,它的名字叫做“极乐坛城”。从最深层往外走,这层叫“大澈大悟的智慧坛城”;这里有十六根柱子,将此层坛城分为十六”个房间,它们象征“空”的不同阶段。在此层坛城里放有十个花瓶,里面装有喇嘛教的“特殊物质” (我就不一一数了);此十个花瓶也象征着秘密灌顶中的十个“智慧女”,它同时也象征者人体内的“十风”(Dasakaro Vasi)。再往外走到达“大澈大悟的知觉坛城”。这里居住着“佛”和女伴。东方是Amoghasiddhi 和Locana “佛”;“佛”和女伴都以交合姿势呈现在坛城中。再往外走到达“大澈大悟的语言坛城”;这里有八个莲花,每个莲花有八瓣,它的象征意义和最中心的坛城相近。再往外走到达“躯体坛城”;这里有每天之神,共360个,在12个莲花上呈现交合姿势。此五层坛城之外有六个圈,第一个圈内画着许多法宝的图案,如* *、宝石、魔镜等等;其后的五个圈象征五元素:土、水、火、风、空间。第三和第四圈内是坟墓,以轮形为象征,这里住着恶女魔和她们的同伴。第五圈是一个金刚练,第六圈是一火圈,象征着末日之火。
如上所说,此图案复杂的坛城由数名专职喇嘛所建成,主持仪式的大喇嘛并不一定参加建造。但在建造前主持仪式的大喇嘛必须念咒:“噢!战无不胜的智慧之神Kalachakra,我给你鞠躬。大慈大悲的Kalachakra,我以爱心与慈悲为我的弟子做此坛城,以作为对你的尊敬和祭礼。噢!仁慈的Kalachakra,请来我的身旁。我作为大喇嘛,做此坛城以清洗所有生灵的罪孽,所以请你协助我和我的弟子,在此坛城中显灵吧。”然后喇嘛们检查场地,这就是所谓的“清场”,除了念经念咒以外,还有以下这个重要仪式:如果坛城建在一个非喇嘛教的领地,喇嘛就必须先降服、毁灭本地非喇嘛教的神灵。一个喇嘛在意念中将自己化成恶魔Vajravega(也是Kalachakra的一个化身)。Vajravega是蓝色的、有三个脖子二十四只手、围着一条虎皮裙、身上装饰着毒蛇和骷髅头,在它黑暗的心里住着六十个凶神恶煞。当它一声令下,这些魔鬼就从它的耳中、鼻孔中、眼睛中、嘴中、尿道中、肛门中,蜂涌而出。在喇嘛的意念中,这些恶魔将当地非喇嘛教的神灵抓起来,用铁钩钩着,用铁链拴着拉到场地上来,然后用十只法术匕首(Phurbu)将这些异教的神钉死在地上。此时主持仪式的大喇嘛欢快地按顺时针方向围绕场地转,同时遍撒一些物品和法水,参加仪式的其它喇嘛在意念中将场地想象成布满了金刚(Vajra)。然后主持仪式的大喇嘛走到场地中心坐下,面向东方,骄傲地宣布:“我将在此地造一个和我想象中一样的坛城!”这就是占领土地的仪式。主持仪式的大喇嘛此时再次呼唤Vajravega,再一次清场,这时大喇嘛身上充满了唳杀之气,甚至从他的脚底板里也冒出恶鬼来。场地上已经满是保护坛城的喇嘛教的凶神恶煞,之后大喇嘛将不同的法器放在场地上。
上面曾提起过十个花瓶,此象征着十智慧女的牺牲,由喇嘛高举着,欢快地围绕法桌转动。整个坛城就将建在此法桌上。这时法桌上放着一个海螺,它象征着时间女神Vishvamata,十个被牺牲的智慧女的能量将汇入Vishvamata身上。这时大喇嘛手持一金色的金刚,金刚上拴着一条线,线的另一端摆在大喇嘛的心口,大喇嘛将金刚用力点在海螺之上,象征阳胜阴。之后有“拉线”仪式,喇嘛们拉五色之线,象征五“佛”进据此土。经过长时间的念经念咒,画坛城的工作正式开始,由中心向外围,五天时间完成。完成以后喇嘛们围绕着坛城跳仪式舞蹈,此舞就叫做“牺牲女人之舞”。
坛城在《时轮经》的下七级灌顶仪式中有重要作用,弟子必须在意念中按照坛城的指引塑造“神”的宫殿,他也必须在意念中塑造几百个“神”的形象。此意念的修练和坛城的建造一样,由中心向边缘,这就是说,弟子首先在意念中塑造时间之神Kalachakra与时间女神Vishvamata的交合形象,然后一步步向外,所有其它的“神”都是此原始一对“神”的光芒辐射。弟子意念最后到达最外圈的世界末日之火。在此过程中有一个奇怪的部分:在弟子意念塑造神殿的过程中,他突然想象从自己心中蹦出恶神Vajravega。Vajravega跳起来用长矛刺入时间之神Kalachakra的肚脐,然后将Kalachakra拉到弟子面前,消失入弟子心中。此一运作象征罗瘊星吞日月,时间消失,修练者成为宇宙之主。
灌顶仪式结束后,大喇嘛口念咒语,围绕坛城转,用手从坛城的不同部分取出几颗沙粒,放入一个盘中,此象征他将居住坛城的众神取出并溶入自己心中,这样他就吸取了漫长仪式中汇集的巨大能量。然后大喇嘛手持金刚杵,将坛城毁灭。众喇嘛将余沙装入花瓶,在一片咒语中将花瓶抬到一条河边,将沙倾入河中,作为给蛇神(Naga)的礼物。整个仪式到此并未完结,大喇嘛返回场地,将坛城留下的痕迹全数清除,再将钉在地上的十只匕首取出。坐在清扫过的场地上,大喇嘛面向东方,一手持金刚杵,一手持铃铛,他现在是两性之主、时间之主、宇宙之主。同时通过此仪式他又占领了一块异教之地。
对毁灭坛城,一般庸俗(掩盖性的)解释是:“为了表现尘世的虚幻(空)”。但这种说法,完全是出自对密宗法术的无知。被毁灭的只是外在的坛城,而在喇嘛的意念中,通过此修练已使其吸取了更多的能量、占领了更多的地方、意念中的坛城是越来越坚固了。这就是西藏喇嘛为什么在世界各地尽可能地多举行此仪式的原因。
下一篇里我将介绍十四世达赖所主持的《时轮经》灌顶仪式。

西藏密宗的秘密(十七):十四世达赖的《时轮经》修练

达赖喇嘛是《时轮经》的最高法师,他就是时间之神Kalachakra与时间女神Vishvamata阳阴合一的化身。通过前几篇的介绍,我们现在理解《时轮经》修练的最终目的就是要产生一个最高“佛”(ADI BUDDHA),在全世界建立喇嘛教的绝对统治,以世界末日之战毁灭敌人。在此意义上我们来考查十四世达赖的《时轮经》活动,我们知道《时轮经》高层的八级灌顶是喇嘛教中极深的秘密,它们的举行是从来不对外界透露的。另一方面,低层的七级灌顶则像一出大戏一般,由西藏喇嘛在世界各地大鸣大放地演出。据流亡藏人(以及西方喇嘛教信徒)的官方说法,《时轮经》灌顶仪式有“产生世界和平”的能力,所以要“尽可能多地举行”。不管作为一个现代人对此种仪式的看法如何,喇嘛教内部对此法术的威力是深信不疑的。我们来看十四世达赖自己怎么说:“我在Bodhgaya、 Ladakh、 Lahoul-Spiti、 Arunachal Pradesh主持举行了《时轮经》灌顶仪式,在这些聚会里我感觉到西藏 “众神”群体的存在,我感觉到他们来参加了仪式。”(来源 十四世达赖自述 Sehnsucht nach dem WesentlichenISBN 3-7701-2734-X, Freiburg)
公元1953年,十四世达赖第一次接受《时轮经》灌顶,主持大喇嘛是 Ling Rinpoche,他受到第几级的灌顶?这是个秘密。此仪式使十四世达赖受到很大冲击(生理上和心理上),他立即坐关一个月。他从此认为《时轮经》是极乐境界,决心要比他任何一个“前任”都更多地主持举行《时轮经》灌顶。1954年,十四世达赖第一次主持《时轮经》灌顶,根据他自己透露:是应“一群俗家女性”的要求而举行此种仪式的。如果大家了解那个年代西藏的社会状况,不知道什么样的“俗家女性”能够接近年轻的“活佛”,并且可以向他提出宗教上如此意义重大的要求?1956年和1957年十四世达赖再次在拉萨主持《时轮经》灌顶;1970年他主持了离开西藏以后的第一次《时轮经》灌顶。据他自称在此前他有一个梦:“当我醒来时,我知道,我将在未来尽可能地多举行此种仪式。在我的前生,我和《时轮经》有紧密的关系,这是缘份。”1981年夏天,就是藏历铁鸟(Geruda)年,十四世达赖第一次在亚洲之外公开举行《时轮经》灌顶仪式。此次行动的时间、地点(Wiscosin USA)是根据喇嘛教的始祖莲花生(Padmasambhava)当年的预测而定的。莲花生在八世纪的预测:“当铁鸟飞起,马儿在轮子上滚动,“佛教”将进入红人之国。”据说在仪式当中有一只鹰抓着蛇在天空中飞过,参加仪式的人们认出它就是神鸟Geruda,阳性战胜阴性(蛇)的象征。此景被喇嘛教人士看做是喇嘛教将占领西方的吉兆。这次在美国威斯康星州举行的灌顶仪式大约有一千二百人参加。1985年《时轮经》灌顶仪式第一次在欧洲举行(瑞士),此次参加的人数达到六千。而在同一年于印度Bodhgaya(菩提伽耶)举行的《时轮经》灌顶仪式共有三十万人参加。如此一场大戏被流亡藏人称为“本世纪最大的佛教盛会” (Tibetan Review, Januar 1986) 。许多藏人越过中印边界来参加,至少有五十人死在此仪式上。
到现在为止,十四世达赖公开主持《时轮经》灌顶仪式不下二十五次,下面是仪式举行的时间地点:
1954年,拉萨;1956年,拉萨;1957年,拉萨;1970年,印度达兰萨拉(Dharamsala);1971年,印度Bylakuppee;1971年,印度Bodhgaya;1976年,印度拉达克列城(Ladakh Leh);1981年,美国威斯康辛;1983年,印度Derang;1983年,印度Lahoul&Spiti;1985年,瑞士Rikon;1985年,印度Bodhgaya;1988年,印度拉达克(Ladakh)Zanskar;1989年,美国洛杉矶;1990年,印度Sarnath;1991年,美国纽约;1992年,印度Kalpa;1993年,锡金甘托克(Sikkim Gangtok);1995年,印度Mundgod;1995年,蒙古乌兰巴托;1996年,澳大利亚悉尼;1996年,印度Tabo;1999年,美国Bloomington; 注:拉达克是克什米尔的一部分,现由印度占领。

西藏密宗的秘密(十八):达赖喇嘛的守护神 Palden Lhamo
(“大吉祥天女”、“善女”)

Palden Lhamo(“大吉祥天女”、“善女”)是西藏早期的女魔,后被密宗喇嘛降服,而服务于喇嘛教。她是达赖喇嘛的守护神、拉萨的守护神、整个西藏的守护神。五世达赖非常信仰Palden Lhamo,Palden Lhamo是他政治上的顾问。在长时间地念呼唤Palden Lhamo的咒语之后,五世达赖梦见“女神占领了整个中国”。那我们来看看喇嘛教唐卡上的Palden Lhamo是什么样子的:她有满嘴呲出的獠牙、凸出于眼眶的眼球、她的身体呈蓝黑色,骑在一匹非驴非马的怪物之上。她的坐骑之下是一片血海、人头、断肢残臂、人内脏等漂浮在血海之上。她的马鞍是扒下的人皮做成,那张人皮不是别人的,就是Palden Lhamo的亲生儿子之皮。是Palden Lhamo亲手杀了他,扒了他的皮,因为他不肯听从她的命令,一起降服喇嘛教。Palden Lhamo的右手挥舞着一具儿童骷髅,那是她亲生子的尸骨。她的左手端着一个人头盖骨(Kapala卡巴拉),饮其中盛着的人血,她的身上缠满了毒蛇。她的手下还有一大批同样品味的女魔,比如哲蚌寺的守护神Dorje Dragmogyel。我们来看哲蚌寺的喇嘛献给她的赞歌:“噢!战无不胜的Dorje Dragmogyel,当你向敌人冲去之时,你骑在一个闪电般的火球之上。从你口中喷出的火焰,犹如世界末日一般!你鼻孔中喷着浓烟,火柱跟在你的身后。你集聚云湮于太空中,令四面八方响彻霹雳与闪电。可怖的陨石和冰雹飞扑而下,大地沈沦在大火与汪洋之中。死亡之鸟云集飞舞,天空中挤满了妖魔恶兽。当你快乐时,将海洋击上天空;当你愤怒时,打掉太阳和月亮;当你大笑时,世界中心之山迸裂为尘土。你和你的伙伴,将战胜所有与“佛教”为敌,与喇嘛为敌的人!保卫我们的寺庙,在这神圣的地方!一分一秒也不要等待,现在就去饮下敌人心中温热的血,闪电般地将他们毁灭!”(来源 Rene de Nebesky-Wojkowitz: Wo Berg Goetter sind, Drei jahre bei unerforschten Voelkern des Himalaya, Stuttgart 1955)
按照喇嘛教的原则,恶魔被喇嘛降服之后就可以服务于喇嘛教,去攻打喇嘛教的敌人。恶魔的恶性在此时完全不需要改变。正相反,越恶的魔鬼对喇嘛教的用处越大。
作为一个现代人的我们要问:这样的一个“神”,一个扒下自己儿子的皮以献给喇嘛教做祭礼的“神”,她的心理是怎样的?以这样的一个“神”作为守护神的民族,他们的心理又是怎样的?
Palden Lhamo将一个母亲最珍贵的所有--孩子--献给了喇嘛教做牺牲,她得到了什么回报呢?喇嘛教应该给予她喇嘛教中最高贵的祭品。我们知道,九世,十世,十一世,十二世四位达赖都在未成年的时候就死去了,或许是由于那些掌权者不愿交出权力?在旧西藏下毒是极普遍的杀人方法。藏人中甚至还有这样的信仰:即如果能将一个地位高的人毒死,地位高的人之荣耀特权都会转到下毒者身上。我们来看看历史记载吧,在拉萨东南一百多公里的地方有一座Palden Lhamo的庙,这种祭凶神的庙叫Ghokang,里面塞满了杀人武器和各种各样风干了的人体部份。有个规定,每个达赖喇嘛都要来见Palden Lhamo,单独被关在此庙内过夜。上述的四位达赖在未成年的时候接受此仪式,他们出来以后不久就发疯而死。十二世达赖的命运特别悲惨,他最好的玩伴因为偷了布达拉宫里的东西被发现,逃跑时被抓住杀死,他的死尸被绑在马上(像活人一样坐着)带到十五岁的十二世达赖面前,砍下头、手、脚扔在地上。十二世达赖受到惊吓后不和任何人说话,但没过几天他就被要求去Palden Lhamo庙行见面仪式。十三世达赖来见Palden Lhamo时是二十五岁,他平安地度过了这次考验。十四世达赖有没有来见过Palden Lhamo?这是个秘密。如果我们按照喇嘛教的神秘主义教义,这种对献给Palden Lhamo的牺牲将使她满足,并为喇嘛教效力,前世达赖喇嘛的牺牲,就是今日达赖喇嘛的福缘。

 

楼主

您必须登录后才能进行回复或者发起新的主题